<ol id="RCXKMJF"><summary id="5380426179"><menu id="0916274385"><rp id="sampkhet"><track id="5aPbz"><pre id="NFBRGAI"><noscript id="QGSULMYNB"><hr id="aprco"><sub id="6nJbklHi"></sub></hr></noscript></pre></track></rp></menu></summary></o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李枫
    意识沉入系统,乐明仔细的查看了起来,这系统到底是干啥的?啥叫养成化?

     看过才明白,所谓的养成化,便是将自己的身体给数据化,就跟玩儿单机游戏一样,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担心瓶颈问题,而且还不用担心走火入魔,最妙的是,自己从此以后也是有了血条的人,只要不死,还有一丝的血,都可以通过嗑药补满状态。

     至于这个养成系统,却是一套练武辅助系统,宗旨是将自己培养成举世无双,英明神武,风流倜傥,女人见了想脱裤子,男人见了想叩拜的天下第一大侠。

     具体用法这破系统语焉不详,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从此以后自己就是武曲星下凡,天资好的不要不要的。

     试验一下,乐明前世的时候,知道一门武功,叫做铁掌功,乃是现代顶了尖的一门武学,修炼难度极高,非数十载童子功不能练成,乐明前世研究了许久,始终不能入门,这时拿出来验证一下系统功能正合适。

     这铁掌功,并不是什么掌法,它既不是内功也不是外功,而是用特殊运劲方法锻炼手掌,使手掌平时与常人无异,灵活度不减,但一旦运劲,却能硬如钢铁,刀剑难伤,而且对拳法掌法还有加成,当真是妙用无穷,只是现代社会打拳一般都带着手套,而且也没有什么空手接白刃的机会,颇有些鸡肋,可放到这江湖之中,却是一套想当实用的功夫。

     想到就做,乐明运劲双手,开始尝试这铁掌功的修炼,发现果然在脑海中显示出了熟练度的进度条,前世钻研许久始终无法入门,这次却是轻而易举,而且修炼起来完全没有一点难度。

     以此观之,这系统果然了得。只是更多的妙用,却要以后慢慢探索了。

     经过打听,乐明才知道,此时乃是大明正统十年,正是大明王朝最鼎盛的一年,也因此,其实瓦剌只能散兵出动打打草谷,并没有成建制的大局扣边。

     他前世便是一个习武的天才,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拳王,对武学有着极大的兴趣,这下来到了六百年前,一个侠士满地走的时代,又有金手指在身,自然要好好在这江湖里走上一遭。

     于是,乐明一人牵着那两个瓦剌的战利品,独自一人,醉步牵马,平野客宿,走起了江湖路,此一去,江湖中便再也容不下别的名字了。

     初出江湖,乐明看着这六百年前的风景,只觉得无处不新鲜,无处不新奇,抬眼望去,只见一酒楼颇为富丽堂皇,突感腹中饥饿,便迈步走了进去。

     “客官里边儿请,您吃点儿什么?”

     乐明道:“有什么拿手好菜直管做来。”

     不一会儿,乐明的桌前便摆了四碟八碗十二个菜,乐明运筷如飞,风卷残云一般的,吃了个肚皮溜圆。

     填饱了五脏庙,乐明高喊一声:“小二,结账。”

     那小二跑过来低头哈腰道:“诚惠,一共是一两银子”、

     乐明道:“巧了,身上却是没有带钱,我外边有两匹马,你便随便拿走一匹吧,我算你十两银子,你倒找我九两,可好?”

     这古代,马匹的价值可一点不输于现代的汽车,还是顶级跑车的那种,乐明这马别说十两,便是一百两也值了,只是他素来对金银之物没什么在意,再加上他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这马能往哪卖,这般抵给这酒店,也算是图个省事。

     本以为,这天大的好事儿,那店小二肯定得美死,却不想,那小二却是面色大变,看上去极为为难,扭捏在一旁,好似十分不愿。

     乐明却是诧异,开口道:“怎们,莫非你觉得我一匹马,竟然不值十两银子不成?”

     那店小二连忙赔笑道:“客官说笑了,这等上好的马匹,那是再值钱不过的,如何不值区区十两银子,只是。。。朝廷早有律法,非马市不可交易马匹,似这等战马,更是非军中不能骑乘,却不知客官是从何而来?”

     明朝缺马,因此对马匹的管理自然极严,不是达官贵人,普通百姓休想骑乘,便是有钱也没地方买去,此时,店小二已经将乐明当作逃兵之流了,这明朝对逃兵管理可是极严格的,他又如何敢收这军马?

     乐明却是有些怒了,当即一拍桌子,开口道:“小爷昨日碰到了瓦剌打草谷,当场杀了一支小队,这才弄得这马匹,你当小爷是那作奸犯科之人不成?”

     说着,乐明便把那两名瓦剌士兵的一些随身之物往桌上狠狠一摔,颇带几分威势的瞅着那小二。

     那小二此时却是紧张极了,这一句给他噎的不轻,一时间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想要结果桌上那些东西看看真假,却是不敢,想要干脆去牵马,又觉得不妥。

     这时便听楼上响起一颇为雄厚豪迈的声音道:“你这小二,好不晓事,你看那马头大颈短,体魄强健,胸宽鬃长,皮厚毛粗,分明是地道的蒙古马,还有何疑虑,似这般杀瓦剌的小英雄,如何敢欺他落难,今日你要是敢牵这马,信不信爷爷砸了你的鸟店。这位小兄弟的账算在我头上。”

     那小二听得这话,不但不恼,反而如蒙大赦,这天底下没有白捡的便宜,这蒙古马岂是这般好收的?便是收了也是落在掌柜的手里,跟自己又有啥关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有人付账,他自然不会多话,连忙冲二楼说话的人行了一礼,又朝乐明深深鞠了一躬,急忙退下了。

     乐明朝二楼一看,只见一魁梧大汉,端坐在椅子上,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威势十足,不由心中暗叹道:“好一条好汉”

     那大汉开口道:“小兄弟能杀退瓦剌,想来也是吾辈中人,我李枫一声最好交朋友,你若不嫌弃,便上来陪我喝上一杯,如何?”

     看这大汉的气质作派,妥妥的江湖人,乐明初入江湖对这江湖半点没有了解,这下有人相邀,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当下行了一礼,也不扭捏,迈步而上,坐在了这大汉的对面,跟他喝了起来。

     觥筹交错,三杯两盏下肚,两人也熟络了起来,甚至交谈也颇为投机,隐隐有相见恨晚之感。

     两人熟络之后,乐明问道:“李大哥来这小镇,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做么?”

     李枫道:“不错,我来此是要与人比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