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RCXKMJF"><summary id="5380426179"><menu id="0916274385"><rp id="sampkhet"><track id="5aPbz"><pre id="NFBRGAI"><noscript id="QGSULMYNB"><hr id="aprco"><sub id="6nJbklHi"></sub></hr></noscript></pre></track></rp></menu></summary></o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一 李家三少
    他翻了个身。

     “噗通”一声,天旋地转。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手术室里扎眼的七朵大灯泡,而是柔和的光线、木制的家具、堆满古书的书架……

     以及……一屋子药材?

     这里不会是人类进化理事会的地盘把?把自己随便关在这种堆满药材的老屋子里真的好么?

     正准备起身,胸口瞬间传来穿刺般的剧痛,想必是子弹穿透的位置。幸运的是,子弹竟然没有击中心脏,自己居然活了下来。不过,仔细想想,疼痛的位置似乎跟之前记忆里的位置不太一样,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有些头痛,视线也变得“拖拉”起来,甚至出现了不少重影,如同一组拉开错位的扑克牌。他不得不老老实实地躺了回去,躺在微凉的木地板上,盯着灰色的砖木房梁,冒着一背的冷汗。

     双手还是勉强能够抬起来的,只是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穿着宽松的白色衣袍,这袖子的宽松程度都可以登台唱戏了。可别说,还真有点死人寿衣的样子,却又不太相像。

     人类进化理事会在搞什么鬼?难道他们穷疯了,随便找了个老屋子把自己关起来了?不对,这应该是躲避搜捕的一种手段!没错!越危险的地方也就是越安全的地方!所以,现在外面一定有很多警察在找自己吧?一定还有机会逃出去的。

     不过这帮老混蛋在哪给自己取的子弹?在哪做的手术?这么差的条件就不怕人质感染死亡么?也太不严谨了!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说不出来周围的环境有怎样的异样,但就是很不对劲,至少味道不是很对,和药材无关。

     他小心翼翼地支起身子,极力避免拉扯到胸口的创伤,扶着墙壁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并向周围扫了一眼。

     这里没有研究大脑用的精密仪器,也没有ICU重症加护设备,就连一个电子产品都没有看见,清一色的复古装饰。

     为了避免自己和外界取得联系,理事会做的也真够绝的。

     至于“量子脑”,一定被他们拿走了。

     想到这里,他有些想笑,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失去意识之前已经启动了“量子脑”的写入程序。那个黑盒子现在已经是一个废品了。毕竟为了保护隐私,这种定制的玩意儿可不允许重复使用。

     不过,“量子脑”的原型机就这么一台,被用掉之后再生产新的原型机还真是个麻烦事情,不过这不是现在需要担心的。

     那么,问题来了,量子脑系统怎么没有在大脑中启动呢?

     思索良久,没有答案。

     他不再想这个问题,因为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从这里逃出去。

     轻轻推了推房门,在他诧异的眼神中,房门居然在“吱呀”声中被推开了!理事会的人也太不小心了吧!居然不带锁门的?

     “哎呀!”一个清脆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把他着实吓了一跳,很显然这女孩自己也吓得不轻。

     “卧草!”他小声咒骂,捂着胸口冷汗直冒,怕不是这么快就被理事会的人给发现了吧?自己也真是太不小心了。

     “少爷!你怎么就这么出来了?快回屋躺着!要是被太太看见了定是少不了一顿骂!”少女自顾自地说着,操着一口苏北方言。

     怎么?这个女孩子穿的这么古怪?复古装扮?居然还不认识我?不过样子挺好看,身材也不错。嗯?难道不是理事会的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计就计演下去好了!

     他扶着门框,一脸虚弱说道:“别,别把我按在床上了,我要出去……出去透透风!对!透透风!屋里太闷了!”

     “不行!太太吩咐过!少爷您伤没好之前不许踏出房门半步喔!”古装少女说着,就抄起他的胳膊往门里拖。

     身体虚弱,他根本拽不过一个弱女子,只好老老实实被拖进门,一脸绝望:“别……别啊!我出来还没几分钟呢……”

     ……

     两周之后,他终于跑了出来,站在古色古香的南城门口,手里拿着一本蓝皮子史书,盯着城墙上的告示,一个人发呆。

     如今,他不在上京,也不在二零九零年,他不叫罗文,也不是什么清桓大学的天才博士。

     他,穿越了。

     花了将近三四天的时间,他才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虽然他人还在华夏,但人早已不是那个万众瞩目的罗文,年代也早已不是那个年代。

     如今的朝代名叫“晟”,距离二零九零年大概早了近千年多的时间。

     翻了翻史书,本以为和课本里的出入不会太大,但还是大了去了,这里的华夏自隋朝以后历史面貌变得面目全非,没有唐、没有五代十国,更没有宋、元、明、清。在这里,隋朝之后的两百年间,是漫长而又混乱的“六国之乱”。

     这场战乱维持了将近两百年!这是非常不合理且很不寻常的!但是,这也是他当前看到的“史实”。

     如果放到千年之后,这段历史绝对是游戏厂商眼中的一大卖点。

     “这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线……”他有些不知所措。

     在六国之乱的两百年间,各家文化在战乱中反思、摩擦,再次进入了有如春秋一般的繁荣时期,文人墨客们再次被供为上宾,并为统治者们出谋划策。

     自秦代以后,统治者倡导的“独尊儒术”,不再是此地历史进程中的“主题曲”,百家争鸣,又为常态。

     最后,在六国之乱的第二百三十个年头,也就是距今七十年前,六国之中的“晟”国站了出来,一统天下,大有当年秦王扫六合的威势。

     现在,如果没有算错,应该是公元九百三十年左右,也是晟朝朝廷所说的“隆昌三年”。

     至于他自己的情况,也多半了解了。

     他叫李溱,字子健,十六岁,是扬州四大商贾之家——李家二房的三公子。他本应是个过得挺舒服的纨绔,无奈母亲甄氏原本是李家的一个丫鬟,被二房的大掌房李文寅强要了身子,怀了孕,这才生下了李溱。

     这李文寅也是个十分要脸的人,一直不肯给甄氏一个名分,在他看来,若是给了甄氏名分,那外面对他“吃里扒外”的说法也就算是坐实了,他可不会干这等“蠢事”。

     虽然在大家看来,二房在外多个女人并不是什么太没面子的事情……

     不过,李溱的身份可就难办了。如果说他是“私生子”,就他老子和他娘的那点破事儿,大家都知道,怎么说也得算是个李家的后人。但如果说他是“李家三少”,只怕李文寅第一个出来反对,毕竟甄氏没名分,“少爷”这事儿也不能作数。

     无奈,十分尴尬。

     可瘦死的骆驼终究比马大,就算是李家的“私生子”,李溱的日子也应该过得算好一些的。可这事儿坏就坏在他在这二房有两个哥哥,一个叫李银良,一个叫李银政。

     大哥李银良是个早产儿,二房二太太所生,脑袋有点不正常,成天拿着弓箭吆五喝六、横冲直撞,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吓唬胆小怕事的李溱。二哥李银政,三太太所生,和他娘一样,那是一肚子坏水儿,在李溱还没出生之前,李银政天天戏耍他那智障哥哥,自从他吃了几次力气亏之后,李银政明白了一件事情:与其和这个智障明着干,不如利用之做自己的走狗。

     李银政的“走狗计划”很成功,而晚出生的李溱,就成了这一人一走狗的第一个受害者。一开始,李银政和李银良对李溱的欺负,还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要么掀掀被子,要么泼点脏水,胆小怕事的李溱也是敢怒不敢言。

     以至于后来这两个哥哥越做越过分,直到三天前闯了大祸。

     那本是非常寻常的一天……

     这天早上天刚亮,李银政就把李溱堵在了门口,他说要李溱帮忙见证他和李银良的胆量比试。

     李溱不想去,不过没办法,躲不过去。

     他本想着如果真的只是在一旁当个裁判,那倒也没什么问题。不过等他跟着李银政和大哥会和的时候,他后悔了。

     比试的内容很简单,那就是在李溱头上放一颗梨,只要李银良用他引以为傲的弓箭射中了那颗梨,就算他赢,反之李银政赢。

     李溱说什么也不干,拔腿就跑,无奈拗不过两个哥哥,最终被死死地捆在了树上,头上放了一颗梨。

     无脑的李银良热血无比地拉开了弓箭,最后果不其然地射歪了。

     李溱中箭,最终在便宜郎中的粗糙医疗下,不治身亡。

     然后便是他的穿越。

     ……

     弄清了自己穿越的事实,无奈地接受了自己当下的身份——一个被父亲不管死活的私生子,李溱。

     别人穿越都是有记忆、有能力、再不济有地位,而自己穿越过来什么都没有,甚至是被嫌弃的。

     他对之前那个李溱,也没有任何概念,除了这副皮囊,别的一无所知。

     转过身,看着城门外往来的车马,他笑着摇了摇头,向李府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