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RCXKMJF"><summary id="5380426179"><menu id="0916274385"><rp id="sampkhet"><track id="5aPbz"><pre id="NFBRGAI"><noscript id="QGSULMYNB"><hr id="aprco"><sub id="6nJbklHi"></sub></hr></noscript></pre></track></rp></menu></summary></o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责任
    魏思阳并未多多考虑她的发问,因为他的心神全被她冷冰冰地小手给夺走了注意力。

     原来女孩子的手这么小……这么软?

     不过他还是反射性地握着她的手,回答道:“你还记得你十四岁落水的事情吗?当时是我救了你,所以我要对你负责?”

     “啥玩意儿?你娶我,就是为了对我负责吗?”何月有些脑袋发懵的询问道。

     “是,毕竟你落了水,而且又是夏天,我……我看光了你,当然要对你负责。”魏思阳一说到这个,顿时可疑地脸红了一瞬。

     不过也只是两三秒的功夫,他便马上恢复了常态。

     “那这么说来,你对我就只是责任,没别的意思了?”

     亏何月以为魏思阳娶她,是真的喜欢她,对她有好感,谁知道他竟然是为了这一茬?

     可是他前世好像也是这么回答她的吧!但在她看来,却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所以她并未选择相信。

     如今重来一世,他却还是说了相同的答案。

     看来,他真的是一个耿直,不愿意欺骗她一丝一毫的大男人。

     但是,她喜欢的就是他的直率,还有他那坚定的责任感。

     只不过她的心里还是有些闷闷地,如果他当初救得是另外一个女孩儿,是不是就跟她半点关系也扯不上了?

     “难道我看光了你,不需要负责吗?”魏思阳不明白何月到底在纠结什么?因此他好奇的疑问出口。

     “什么叫我被你看光了?我里面也是穿了小衣的,好吗?”何月话刚说出口,才知道自己已经被魏思阳给带偏了方向。

     所以她羞红着脸,故意恶狠狠地瞪了他一下,随即再度提问道:“那你今后见义勇为,救了其他落水的女人,是不是也要对她们负责?”

     魏思阳这回到明白了何月话语中的用意,因此,他转了转弯,朗声大笑道:“抱歉,何月同志,请端正你的思想,今后你跟我结婚,那你就是我的妻子,所以除了对你负责之外,其他人均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哼,话说的这么好听,万一人家一定要纠缠上你呢?”前世,不就有那么一个不自觉的女人,企图想要把他给抢走吗?

     魏思阳闻言,立刻收起了笑容,认真道:“何月同志,你要明白,见义勇为是军人的根本职责,不过请你放心,我会坚守自己的本心,还有我救人不图回报,也不需要她们感激,我只求问心无愧。所以请你相信作为一个军人的忠诚,还有誓言,我在这向你保证,今后我只对你一个人负责。”

     何月鼓着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那股严肃又正经的气势,霎时便用脚踢了他一下,嗔怪道:“行了,我不就随便一问嘛,用得着那样认真?”

     不过话虽如此,可她太了解他了。

     他真的是会说到做到,要不然上一世,她都毁容成那样了,她也没见他丢下他,重新找个漂亮女孩儿过日子。

     “何月,这是我的原则问题,所以我必须要跟你交代清楚,不过你放心,我不是每回都能碰到意外落水的女孩子。”换言之,像她这样因为一脚踩滑而落水的人,碰到的概率实在是太少了。

     而何月却听出了他话中的调侃之意,瞬间便顶嘴道:“我记得我落水的时候,好像不止你一个人在吧!怎么你反应那么快,居然一下子就把我捞了起来?”

     不过即使他现在对她只有责任,那她也会努力让他爱上自己,绝对不会再重蹈前世的覆辙。

     “因为我的水性我清楚,我可以保证做到,在第一时间救起你。”

     魏思阳才说完,何月就忍不住踮起脚尖,在他下巴那里,轻轻地用红唇啄了那么一下,尔后拔起脚跟,迅速奔跑。

     只是她趁魏思阳发愣的瞬间,笑着转头说道:“魏思阳,你太可爱了。”

     何月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特别青春洋溢,还有让他忍不住心动的靓丽笑容。

     就这一幕,足以让他深深地刻印在脑海里,记了一辈子。

     直到他老了要闭眼的刹那,都能清晰地回想起那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何月喘着粗气,跑了一段路,直到她感觉自己的小脸没那么红了之后,她才停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魏思阳这个呆子,太不会说话了,要是换做另外一个不了解他的人,指不定要跟他翻脸。

     因为他真的是太一本正经了,连拐弯的甜言蜜语都不会说。

     可是,她就是喜欢这样坦率的魏思阳,在她面前,竟一点也不遮掩自己的真实想法。

     不过她刚才那个举动,会不会吓坏魏思阳呢?

     这般想着,何月便忍不住再度脸庞泛红,边走边笑的回到了家里。

     “小月,你这都是结婚的大人了,成天瞎跑个啥?”

     何月刚一回屋,就听见吴春梅对她不停地唠唠叨叨,“你别忘了,你还要给婆家绣鞋垫、做鞋子,要不然你嫁过去,肯定是要被说的,你说你咋就不长点心,干啥要跟李桂兰到处乱跑,而且你别看李桂兰跟你当面好,那背后指不定怎么编排你呢!”

     何月听后,不仅没像往常那般发怒,反而还双眼泛红地看着吴春梅那张微胖又喜庆的脸蛋儿。

     真好,母亲还是记忆中的那般鲜活,没有满头白发,神情萎靡。

     只是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竟然会一心一意地认为李桂兰是个好人呢!

     “不是,闺女,你咋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吴春梅还是第一次瞧见何月在她面前主动落泪。

     要知道,这孩子自打懂事之后,就要强的很,还从没在她跟前哭过。

     这回指不定是受了什么委屈,才忍不住流泪。

     何月摇了摇头,笑着开口道:“妈,你觉得你闺女像是那种被欺负的吃亏人吗?”

     “真的,没骗我?”吴春梅还是有些怀疑的问道。

     “妈,我发誓,我真的没有骗你,而且我也知道李桂兰不是一个好人。”何月一脸真诚地讲着,还顺势坐到了吴春梅的身边,挽着她的胳膊,把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全都告诉给了吴春梅,当然自动省去了她和魏思阳相遇的那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