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RCXKMJF"><summary id="5380426179"><menu id="0916274385"><rp id="sampkhet"><track id="5aPbz"><pre id="NFBRGAI"><noscript id="QGSULMYNB"><hr id="aprco"><sub id="6nJbklHi"></sub></hr></noscript></pre></track></rp></menu></summary></o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灵剑派,含笑!
    二人一路向北,路途遥远自然是不会太过平静,行程中,二人光是强盗就遇到了三四波,不过全部都给含笑两三下打倒在地,在渡世的劝说下含笑倒也没有要了他们的性命,只是狠狠的教训了他们一顿并拿光了他们身上的银子当作惩罚,这让一众强盗欲哭无泪,本来是去抢劫别人的,没想到却被人家给反抢了。

     不过也正是多亏了那些强盗身上的银子,把二人的褡裢给塞得满满的,不然已两人以前身无分文的样子,现在怕是连饭都吃不起了吧?

     一路风尘仆仆辛苦的走了大半个月,终于,在离武林大会开始还剩三天的时候二人终于到了万仞山庄的所在地‘陕州!’

     现在的陕州城因为武林大会的召开可以说是热闹非凡,人声鼎沸!街道上熙来攘往车水马龙,从中原各地来参加武林大会江湖人士可以说是把这座古城给塞的叮当满,就是连一个住宿的地方都很难找到!

     “店家,住店!”

     “客官,还请恕罪,小店已经没有多余的空房了,还请您二位谅解一下,在去别家看看吧!”

     含笑和渡世互相一看,脸上都是浮现出了一丝无奈,这已经是最后一家了,还是没有空房,难道今天要露宿街头?

     “店家,麻烦你在想一下办法,给我们腾出个房间来,你放心,只要有空房钱不是问题!”无法之下,含笑只能再度央求店家想想办法,给二人腾出个房间来。

     “客观,小老儿也是确实没有办法了啊,小老儿连自己的卧房都空出去了,现在实在是没有空房了!”

     客栈的掌柜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小老头,此时他也是满脸的愁苦之色,有生意不能做看着大把的银子在就眼睁睁的在自己面前溜走了这滋味可真是不好受。

     “奥?对了!”

     好像想起了什么,掌柜兴奋的一拍手,对两人说道:“两位客观,小老儿突然想到柴房好像还是空着的,两位客观若是不嫌弃的话……”

     “不嫌弃,不嫌弃!有地方住就行!”含笑大喜,住柴房总比露宿街头好吧!

     ——————————————————————————————————————————————

     二人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在柴房里安顿好后,彼此吃了点东西,渡世说要打坐念经含笑也就没有管他,拿着剑就出了客栈在街上到处逛了起来。

     陕州城内,现在可以说是鱼龙混杂,这人一旦多了出来,自然多多少少的都会有些摩擦,再加上如果遇见个脾气暴躁一点的,那么两人之间刀剑相向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叮叮”

     “呛~”

     “哐哐!”

     “宋国锋,你这恶贼!我杀了你!”

     街道上,二十几个拿着大刀的汉子在一个老者的带领下围住了一个青衣男子,那男子的眼中闪烁着滔天的怒火,手拿一根铁笔,左冲右杀的奔着老者而去。

     “哈哈哈!许浩然,把浩然笔交出来!我留你一条全尸!!!!”

     “休想!老贼!给我死来!”

     趁着说话的功夫,许浩然手中铁笔挥舞,拼着身上多添了几道刀痕冲到了那老者的身前!

     “哼!蝼蚁!”老者也就是宋国锋满脸轻蔑的看着许浩然,瞅准了他身上的一个破绽,带着浑厚内力的一掌就朝着他的身上呼啸而去!

     “砰!”

     “呃啊……”

     这一掌许浩然躲闪不及,瞬间就被打出了五六丈远,让他深受重伤!

     “噗~”喉咙一甜,一口夹杂着破碎内脏的血液喷出,许浩然的气息顿时萎弱了许多。

     “哼!你们过去,把他给我绑起来起来!”宋国锋冷哼了一声,指挥者手下说道。

     ——————————————————————————————————————————————

     就在许浩然准备认命了的时候,一个模糊的人影拿着一柄闪烁着耀眼的剑光的铁剑突然从围观的人群中飞出,朝着正走向许浩然的两个劲装汉子杀去。

     “嗤……”

     剑光划过

     连叫都没叫,那两个过去捆绑许浩然的劲装汉子便已经“噗通”一声倒地,死的不能在死了!

     “你是谁!敢管我宋某人的事情!”宋国锋面如寒霜的看着正收剑归鞘的含笑,杀了他的人就是打了他宋国锋的脸!大庭广众之下的这自然是不能忍!

     “呵~”

     含笑轻笑一声,对宋国锋讽刺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无量神掌宋国锋居然会舍下身段来欺压一个江湖小辈,传出去也不怕人家笑话!阁下的面皮让我实在佩服的很呐!”

     “你到底是谁?!!”宋国锋本就是个要面子的人,如今受到含笑的讽刺自然是受不了!冰冷的杀意透体而出,犹如看一个死人一般的看着含笑。

     “咳咳!”

     许浩然突然咳嗦一声,感觉心中略微好受一点,然后对含笑感激的说道:“在下多谢兄台舍身相救,只是这老狗纵横江湖多年,武功之高强,一般人绝对不是其对手,兄台,你还是快走吧。”

     “哈,你这人倒是不错!”含笑听见许浩然的话,转身对他一笑颇为赞赏:“不过,这件事我是管定了!”

     “你们真当老夫是个死人吗!”

     宋国锋见两人竟完全无视自己旁若无人的聊了起来,气的是七窍生烟,用力一跺脚,借着这反冲的力量飞快的朝着含笑而去,举手投足间更是有一种不要你命誓不罢休的气势。

     、“哼!”

     含笑也是冷哼一声,抬起手中剑迎着宋国锋冲了过去,而后二人就在这街上打了起来!场面那是一阵的剑光掌影,让在场的江湖人士看的阵阵胆寒,心中都在想:这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和无量神掌打斗这么长的时间!

     “唰!”

     一个后仰躲过了含笑横斩的一剑,宋国锋如同弹簧一样的挺立了起来,然后不假思索的挥掌向含笑反攻而去!

     而此刻含笑想要手剑而回也已经是来不及了,仓促之间,他只能把浑身的功力全都汇聚在左掌中,然后对着宋国锋的右掌正面迎去,他要直面让宋国锋名扬四海的无量神掌!

     “啪!!!!”

     “轰!!!!!!”

     二人两掌相交,顿时一股强烈无比的气浪从二人的身上波动而出,向着四周蔓延而去,把周周围观的江湖中人给吹了个人仰马翻!

     “蹭蹭蹭……”

     一触即分,含笑后退五步,宋国锋则是连退了三步,此时二人的脸上都是青一阵红一阵的,显然都是刚才对掌气血不稳造成的后果!

     终于,十几息后,两个人的气息都平静了下来,只是含笑的脸色还有些微微的发白,显然这无量神掌不是看起来那么好接的!

     “你到底是哪门哪派隐藏起来的天才弟子!如此年龄居然会如此的厉害”宋国锋面色骇然的看着含笑,这小子的功力竟然和自己不分上下,若不是无量神掌厉害,沾了一点便宜,刚才的那一掌自己怕是也不好受吧!

     听见宋国锋的声音,微微一思量,含笑觉得这或许是个重震灵剑派声威的好机会,只要自己在江湖中留下巨大的名声,以后重建灵剑派就容易多了!

     拿定主意,含笑面容一整,严肃的看着宋国锋,掷地有声的对在场的江湖人士说道:“灵剑派,含笑!”